第四百三八回 大结局(上)(1/2)

小说:旺门佳媳 作者:瑾瑜
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小年一过,随着京城越发的热闹,年味越发的浓厚,随着朝廷和各部各衙门的相继封印,除夕夜到了。

  虽沈恒与赵穆仍未能劝转七皇子,他还是坚持:“事情若没摊到台面上来,仍能粉饰太平便罢了,既已粉饰不下去了,那本王便没法当压根儿没有这回事一般,装聋作哑,什么都不做。本王既是大周的皇子,生来富贵,生来受尽朝廷和百姓的供奉,就该力所能及为朝廷和百姓做一点实事才是。就算最终结果不如本王所愿,甚至本王自己也难以独善其身,损失惨重,至少本王曾经做过、努力过,本王无愧于心,便足够了!”

  年终究还是要过的。

  是以三十儿这日,沈家仍是张灯结彩,新贴了“福”字、窗花、对联、门神等,到处也都是焕然一新,一派过节的喜庆热闹。

  季善也跟小年夜一样,早早便把程夫人和程钦祖孙三代都请了回来,大家一起过年守岁。

  沈九林和路氏一开始还担心程夫人他们不肯过来过年,毕竟过年都在别人家,哪怕那个‘别人’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妹妹妹夫,也终究不是个事儿,也没有这样的理儿。

  还说要他们老两口儿亲自去请。

  不想程夫人与程钦他们很干脆就过来了,经了那么多变故,那么多人情冷暖,人心叵测,母子俩早不在乎那些个繁文缛节了,只要骨肉至亲一家人能团团圆圆的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年夜饭自然一桌便坐不下了,索性直接在花厅里摆了两张大圆桌,中午便已热闹不已。

  下午,路氏与程夫人又亲自去厨房,做了好些寓意大好的吉祥菜,骥哥儿与姣姣则在花厅里,一时玩儿一时笑的,再加上只会傻笑与“咿咿呀呀”的槿哥儿在一旁凑热闹。

  看得季善与程大奶奶也止不住满脸的笑,对马上就要过去的这一年虽多少还是有遗憾与不足,但更多还是幸福与满足。

  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了年夜饭,又放了焰火爆竹,一起守岁到交子时,再吃了饺子和汤圆,方散了各自回房睡觉。

  翌日,沈恒一早便进了宫去朝拜,下午又去了七皇子府和几个上峰同僚家里拜年。

  初二初三不用应酬,便只自家人关起门来,吃好喝好玩儿好,所有的烦恼都暂时抛到脑后去,很是惬意。

  等之后初四起,便有年酒应酬的帖子送到家里了,但沈恒始终记着去年季善差点儿出事之事,一律以她身子不适,不能去过了病气给主人家和其他宾客,都给推了。

  他自己却是推拖不得,且好些应酬也是必须的,以致连日都是醉醺醺的,把季善恼得差点儿不让他进房门,也不许他抱槿哥儿,“没的白熏坏了我儿子。”

  沈恒只能讪讪赔笑,“我这不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么?善善你就别恼我了,至多也就过了元宵节,我便不会再这样了。”

  换来季善的哼哼,“谁恼你了,还不是担心你身体,反正你自己注意吧,难受的可都是你自己,我至多也就心痛一下罢了。”

  好在七皇子虽还是没能改变心意,在此期间却不知道与定国公和皇后都说了什么,忽然他们又开始支持起他元宵节后去陕西的决定来,皇后听说陕西又干又冷后,还特地召七皇子妃进宫,赐了一袭最上等的黑狐裘给七皇子,让他出京时御寒。

  定国公也见了族中几位年轻能干的子弟,打算让他们随了七皇子一起去陕西,听说还打算把跟了自己几十年的幕僚,也借给七皇子用一段时间,等七皇子从陕西回京后,再把人还给他也不迟。

  至于暗地里还调配了多少人手给七皇子使用,一路护卫七皇子,则就只有他和七皇子当事人才知道了。

  八皇子听得这些消息后,本来已得意了好些时日的,却是渐渐得意不起来了。

  老七那个阴险狡诈的与皇后、定国公那些人,到底都打着什么主意?他心里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这日因再忍不住,请了靖江侯与阜阳侯到八皇子府商量,“舅舅,老七和定国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本王怎么看不懂了?都不知接下来要如何是好了。您不是敢打包票,在贩马一事上,定国公府手脚也绝不干净,那便是老七手脚不干净,他不但会引火烧身,还会后院失火,指不定自此与定国公府和皇后一拍两散吗?可如今您看他们的架势,像是要一拍两散的吗,肯定打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主意!”

  又说阜阳侯,“裴侯,你又怎么看?你当初可也是拍着胸脯说,就山西总兵府的总兵付明勋,便是定国公的人,这些年什么贩战马吃空饷,姓付的干的见不得人的事多了去了,定国公府见不得人的事更是数不胜数,那如今定国公和老七怎么敢这般的?他们自己都满头的小辫子了,还敢去贼喊捉贼,是惟恐自己暴露得不够快,惟恐搬起的石头砸不到自己的脚呢!”

  靖江侯与阜阳侯一时间也不知道定国公和七皇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大家明争暗斗多年,早已很了解彼此了,毕竟“从来最了解你的往往都是敌人”,但这次,二人是真想不通对手想干什么了。

  靖江侯因皱眉道:“若只是七皇子一心前往陕西,还没什么大不了,他本来一直都有几分书生意气,也是年过三十的人了,又不是亲生,大家说到底不过因利而合,定国公和皇后却什么都想管着他,他偶尔一次会生出逆反心理来,也是有的。但如今连定国公都这般支持七皇子,便不得不防了,当中必有蹊跷!”

  阜阳侯则道:“虽说自姓吴的上了那道折子至今,已有月余,但风口浪尖之下,定国公纵有意把自家摘干净,也根本来不及,且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透露出来。所以一旦七皇子去了陕西彻查榆林关总兵府,那其他总兵府也肯定是要一并彻查的,火便总会烧到他自己和定国公府的头上,他却还是一意孤行,一定是有什么大阴谋,一个不慎,便会坑了我们所有人,也坑了殿下!”

  八皇子让二人说得脸色越发难看了,“光嘴上说必有蹊跷,必有阴谋有什么用,这话谁不会说,谁又瞧不出来?关键得摸清他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得尽快想出应对之策来,未雨绸缪才是。等水都淹到嘴边,火都烧到眉毛了,再来着急,可就迟了!”

  靖江侯摸了摸鼻子,“请殿下再给老臣一点时间,老臣不信一点蛛丝马迹都打探不到……”

  话没说完,八皇子已冷笑道:“今儿都正月十一了,再过几日,老七就要出京了,本王倒是想给舅舅时间,可哪还有时间可给?非要等到了正月十五当日,舅舅才开始真着急不成?”

  靖江侯不说话了。

  阜阳侯见他当舅舅的都吃了挂落,更是越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几个八皇子的心腹幕僚谋士也是不知该说才好,惟有三缄其口。

  倒是敬佩末座的孟竞忽然咳嗽一声,小声道:“殿下,臣倒是有点不成熟的想法。七皇子之前话说得再好听,也不能掩盖他必有所图的事实,他也向来谋定而后动,不然殿下也不至屡次吃他的亏了。这次也是一样,他明知最后火可能会烧到自己身上,依然义无反顾的要去冒这个险,肯定是他觉得他能得到的回报有值得自己冒险的价值才是。”

  见八皇子与靖江侯、阜阳侯都听住了,又道:“不但七皇子觉得有值得自己冒险的价值,想来他与定国公细细分析了厉害关系后,定国公也觉得有价值,才会忽然变了态度,那般支持他的。臣斗胆问一句殿下和两位侯爷,定国公府与七皇子于贩马一事上,是不是要比、比咱们陷得浅,想要抽身,也比咱们更容易?”

  靖江侯约莫听明白孟竞的意思了,咳嗽了一声,才冷哼道:“五十步笑百步,是亦走也,就算他们陷得浅一些,那又如何,一样甩不掉脚上的泥,一样休想独善其身!”

  吸一口气,没忍住又道:“定国公府乃百年世家,家大业大,我们拿什么与他们比?皇后执掌六宫这么多年,还有先太子当年那一份儿产业,我们又差了一大截,不额外想法子,早就举步维艰,维持不下去了!你问这些做什么,这是你能问的?”

  孟竞忙赔笑:“侯爷稍安勿躁,下官问这些是有原因的。若七皇子和定国公府陷得并不太深,就算末了火一样会烧到他们身上,他们也至多只伤得了表里,不至真个伤筋动骨;反之,咱们却势必伤筋动骨,损失惨重。虽自损五百,却能伤敌一千,换殿下与两位侯爷,可会觉得划算,可会愿意?”

  八皇子不待他话音落下,已急道:“你的意思,老七和定国公府这是打算以自损五百的方式,来给本王挖一个大坑,换本王永世不得翻身了?哼,还真是有够狠的,对敌人狠,对自己一样狠!”

  孟竞斟酌着道:“殿下请细想,先太子虽早逝,却一直在皇上心里有一席之地,连带对皇后娘娘也敬重有加,多年不变。七皇子又惯会做表面功夫,在皇上和好些臣工眼里,早已是个宽和仁厚的形象了,就算火真烧到了他身上,只怕要不了一两年,皇上消气后,便会原谅他了。毕竟还有殿下您这个犯错更严重的人挡在头里,皇上就算要恼,也肯定是更恼殿下,届时殿下哪还有余力与他一争?不但殿下,其他皇子怕也无力与他再争吧?”

  靖江侯沉声道:“不错,这些年其他皇子都泥胎菩萨一般,在朝中毫无存在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要他们害得殿下彻底失了圣心,计算七皇子也会一时失了圣心,假以时日,一切不还是他们的?还真是有舍才有得,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呢!”

  八皇子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咬牙发狠道:“那本王就让他有去无回,看他还怎么如愿,本王直接釜底抽薪,让他别说舍孩子了,舍了命也一样套不着狼!”

  阜阳侯咝声道:“殿下,他们怕是早已料到此行会凶险万分,定也做了万全的准备,尤其,在经过了上次御史台那个姓沈的遇险之事后,他们只有更谨慎的。就怕到头来,我们的人没能成事不说,反倒因着此事,给殿下……雪上加霜。”

  已经犯下大错了,还不知悔改,妄图杀人灭口,杀的还是自己的亲兄长,纵皇上当年对自己的其他兄弟们毫不手软,却一定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们也自相残杀!

  至于之前沈恒遇险之事,阜阳侯压根儿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别说只是个不听话、不识抬举的便宜侄女婿了,就算是自家的嫡亲子侄,非要与家族作对,便是当场死在自己面前,他也不会有任何的触动!

  孟竞又道:“殿下,臣还有一层担心。七皇子此去,会不会一边彻查,一边却把对定国公府和他自己不利的证据都清除了,抹去了?到时候真正是天高皇帝远,还不是等他回了京,面见皇上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旁人如何知晓?只怕这也是七皇子此去的原因之一吧?离了京城,可就是他最大了!”

  靖江侯忽然一捶桌子,“七皇子和定国公肯定打的是这个主意,若能趁机把他们自己清除出去,摘干净,那他们可谓一本万利;便实在摘不干净,也还可以像方才孟……大人说的,以自损五百,来换伤我们一千。早知道七皇子阴险狡诈了,却不想阴险狡诈到这个地步,连定国公那般老奸巨猾的,只怕一开始都没想到这一茬儿,才会那般反对他,殿下,我们决不能如了他的意!”

  八皇子不耐烦道:“本王当然知道不能如了他的意,问题要怎么做?不行,不惜一切代价,本王也要让他有去无回,让他去阴曹地府好生发挥他的阴险狡诈去!”

  这回不待孟竞说话,靖江侯已先道:“殿下切不可冲动,方才裴侯说得对,他们肯定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就怕我们损兵折将,也未必能如愿,还倒把自己填限进去。况就算我们侥幸得手了,皇后和定国公府难道就不能再推一个皇子上位不成?”

  孟竞见八皇子又要发怒,忙赔笑接道:“殿下,侯爷说得是,就算七皇子真回不来了,皇上可还有那么多位皇子呢,便都各有母家,或是扶不起,殿下别忘了,皇后手里还有现成的太孙。那既是先太子的嗣子,又是七皇子的亲子,只会让他们两边的人越发团结,同仇敌忾,反倒殿下少不得要被他们紧咬不放,不是白为皇后和定国公做嫁衣吗?殿下还请三思。”

  八皇子彻底怒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本王怎么样?”

  不好直接骂靖江侯和阜阳侯,遂把怒气都撒到了底下的幕僚谋士们身上,“一个个的都装什么鹌鹑呢,想法子啊,本王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可不是为了看你们一遇事就装死的,真是一群废物,今日想不出法子了,你们就都给本王滚,本王这里庙小,容不下你们这群大菩萨!”

  幕僚谋士们脸色就更苦了。

  他们若能有法子,方才就说了,谁会傻到放着现成的大功不要,这不是实在没那个本事要吗?

  孟竞见众人都不开口,只得自己又小心翼翼道:“殿下,其实……也不是真就没有法子了,只要让七皇子这趟去不成,换了其他人去,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换其他人去?还能换谁去?”八皇子不解,“老七可是自己跳出来的,照你们方才说来,也早有了万全的准备,父皇也已同意了他去,还怎么换人?”

  孟竞犹豫,“这个嘛……”

  总算靖江侯没再让他失望,拊掌道:“殿下,孟大人这个法子好,咱们让七皇子去不成,换咱们的人去,不就行了吗?就是大过年,又天寒地冻的,殿下少不得要吃一阵子的苦头了,不过只要……”

  话没说完,八皇子已叫起来,“什么叫本王‘少不得要吃一阵子的苦头了’,与本王何干,难不成舅舅的意思,竟打算让本王去呢?本王可不会去,这么大冷的天儿,一路又偏远难行,风沙漫天,本王可受不了,老七是天生的贱骨头,本王可不是!”

  靖江侯忙笑道:“殿下,拢共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而已,且马上就开春了,天气只会一日比一日暖和,加之殿下出行肯定该带的人都会带齐了,其实也不会真委屈了殿下的。老臣知道殿下生来尊贵,没吃过苦,但只要这次的苦能换来丰厚的回报,老臣觉得还是很值得的,殿下觉着呢?”

  八皇子仍是满脸的拒绝,“本王当然觉着不行!这天下哪里还能比京城好?本王肯定是适应不了那些穷乡僻壤的气候水土了,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反把自己折在了那鬼地方,可就真是说什么都白搭了!况我们能想到让老七有去无回,他们想不到呢?届时又是杀手又是死士的,本王是细瓷他们是瓦罐,本王便是磕伤碰伤了一点,都是巨大的损失,本王才不会蠢到去以身试险!”

  靖江侯忙又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老臣当然不敢让殿下亲自去涉险啊,他们若真敢派出杀手死士,我们也不是吃素的,正好给他们来个瓮中捉鳖,回京后请皇上做主,七皇子和定国公可就是罪上加罪了……殿下请听老臣把话说完。皇上年纪大了,龙体也是越来越……老臣说句不好听的,指不定哪日便……,所以在那之前,咱们肯定要让皇上早些把储位定了,确保将来殿下能顺利如愿才是。”

  “这些年皇上对殿下和娘娘的宠爱,也是众所周知的,可为什么一直都没晋封殿下,让我们眼睁睁看着七皇子坐大了呢?除了皇后和定国公从中阻挠以外,殿下没有立过令人瞩目的功劳,不能服众,只怕也是皇上顾虑的一大主因吧?皇上虽是殿下的父亲,却先是大周的君王,总要为社稷百姓考虑。一旦殿下不能服众,将来少不得生乱,皇上肯定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但如果殿下能服众了,皇上再没了顾虑,其他人也再没了反对阻挠的理由,殿下不就真个众望所归了吗?”

  阜阳侯等靖江侯说完了,立刻赞同道:“是啊殿下,侯爷说得有理,皇上自来宠爱您是众所周知的,不然当年二皇子也不至狗急跳墙……咳,之所以一直没有晋封,不就是怕殿下不能服众吗?只要殿下此番能立功归来,臣坚信殿下一定能得偿所愿!”

  八皇子冷笑,“你们说得倒是轻松。就算本王真肯去这一趟,第一总得父皇同意;第二总得本王真有功能立,都知道榆林关总兵当初是定北侯一手提拔起来的,定北侯又是本王的人,本王若是一心抹去证据,那还立什么功?只会被弹劾‘舞弊包庇’。可若本王真大公无私,不是等同于自断手臂,还会让其他人寒心吗?本王根本就是进退两难,这个法子根本行不通!”

  说着狠狠瞪孟竞一眼,“你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不会说话你就不要说!”

  孟竞忙告罪,“殿下息怒,都是臣欠考虑了。但,假是真时真亦假,只要殿下亲去,不说能抹去全部对咱们不利的证据,只要能抹去一半儿,再把他们的稍微夸大一些,至少也能弄个伤敌五百,自损五百,彼此打平了,不是吗?那只要殿下再在路上出个什么意外,负伤归来,皇上本就心疼殿下,瞧得殿下都负伤了,还一回来便告罪,岂有不更心疼,不恼怒那加害殿下之人的?若他们本就有这个心,当然就最好,咱们管保让他们有来无回;若他们没这个心,只要人证物证俱全,又岂容他们抵赖?殿下自然也就稳了。还请殿下三思。”

  这话一出,本来都没把孟竞放在眼里过,连叫他一声‘孟大人’,都觉得是抬举了他,只不过是当着八皇子的面儿,“打狗看主人”,好歹要给八皇子几分颜面的靖江侯与阜阳侯霎时不约而同看向了孟竞,心里对他是真刮目相看了。

  倒不想这姓孟的年纪虽不大,心机却是真的深,环环相扣的,连他们这些老的都得靠后,假以时日,殿下内院的格局,怕是真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不怪他们这些勋贵武将在朝上越来越让文官压得直不起腰来呢,随便一个两榜进士、区区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儿,已是这么多弯弯绕绕,几百上千个两榜进士聚到一起,无形的杀伤力得多大,简直不敢想象。

  看来往后他们得对姓孟的客气一点了,“莫欺少年穷”,谁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情形呢?

  毕竟孟侧妃可是有儿子的。

  靖江侯想的是,虽然一旦……,将来他们靖江侯府便是太后的娘家,至少新帝一朝尽可横着走,也不用再送女儿进宫,大可让女儿们都嫁去门当户对的人家做正妻,为家族增添助力;可将来新帝也……,他们又该怎么样呢?

  最好的法子便是未雨绸缪,把任何可能性都想在头里,将来方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阜阳侯则想的是,殿下如今已对正妃和嫡子颇有不满的样子,将来谁知道他们的位子能不能坐稳?好在他们家算来只是未来太子妃的外家,便真有个什么变故,也不至受到太大的牵连,但还是得事先做好两手准备,为家族留一条后来才是。

  对了,姓孟的不是有个女儿吗?要不,过个一两年的,找机会与他家联个姻得了?

  ——二人倒是都没怀疑过孟竞对八皇子的忠心,纵一开始有过,也随着孟姝兰顺利为八皇子生下儿子,全部打消了,毕竟未来皇子的亲舅舅,这样已经送到嘴边的、天然的巨大优势和利益,除非是傻子,才舍得放弃呢!

  二人也自谓是千年的狐狸,纵心里已是百转千回,面上也不会表露出分毫来,都顺着孟竞的话,也劝起八皇子来,“殿下,孟大人说得对,七皇子想抹去对他们不利的证据,咱们也可以抹去对我们不利的,放大对他们不利的啊。只要您人亲去了,谁敢拂您的意,又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好的?留在京城才是真正坐以待毙。”

  “是啊殿下,皇上疼爱皇子公主们,当初二皇子那般忤逆,皇上也不过只是将他圈禁了起来而已,一旦得知七皇子竟想杀害您,岂有不龙颜大怒的?届时只怕就不止是圈禁这般简单了。只要殿下去一趟,略吃上两三个月的苦,便能自此高枕无忧,何乐而不为呢?”

  八皇子却仍是叫着不去,“本王哪受得了那个苦,本王也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舅舅和裴侯这般会说,你们自己怎么不去?对啊,舅舅去最合适了,年纪资历爵位都摆着的,绝对够格儿做钦差了,本王这便进宫替你求父皇去啊……”

  “殿下且慢!若老臣去了便能把事情办好,皇上也同意老臣去,老臣当然责无旁贷。可七皇子那边是七皇子毛遂自荐要亲去,不是定国公,那老臣去便真的不合适了,皇上也绝不会同意,七皇子和定国公他们也定会从中阻挠,还请殿下千万三思。”

  “本王说了不去就不去!”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殿下难道真不想服众,真不想正位东宫吗?求殿下就委屈一次吧,拢共也就两三个月而已。”

  “就算本王肯去吃这个苦,那万一父皇不同意呢?万一本王一走,父王的龙体就……那才真是悔青肠子也迟了!”

  “皇上龙体虽有恙,也不至两三个月就……,怎么也还能有三五年,七皇子与定国公也定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求殿下以大局为重,便是宫里娘娘知道了,也定会劝殿下以大局为重的!”

  “少拿了母妃来压本王,本王就是不去,你们能奈本王何……”

  八皇子府的这些争执沈恒与季善自然都不知道。

  眼见马上就是元宵节了,沈恒终于该应酬的都应酬完了,有时间带了沈九林路氏和季善、槿哥儿城里城外的到处逛逛、散淡一番,好生陪陪双亲妻儿了。

  季善不由呵呵,“这还不如不陪呢,弄得我回头都不好抱怨‘明明答应得好好儿的,过年要好生陪我们的,结果一日都没陪’了,毕竟好歹也是陪了一两日的。”

  说得沈恒忙赔笑,“这不是实在不得闲,那些应酬也实在推不掉吗?幸好咱们家人少,我官儿也小,还没摆年酒呢,不然善善你更烦。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既出来了,就好生散一散。”

  又小声承诺,“待会儿逛到有好看的首饰,善善你只管买,都我来付账,都我送你,好不好?”

  却让季善佯怒着拧了耳朵,“这么大的口气,老实交代,到底背着我存了多少私房银子呢?”

  沈恒忙干笑,“没多少啦,就一点点小钱儿啦……别拧了,痛,让爹娘看见了也不好,等晚上关起门来,你想怎么捏,想捏哪里都可以,总成了吧……”

  一家人在城里逛逛逛、买买买了一日,又去城外逛了一日,到得正月十四,便没有再出去,而是都在家里,兴兴头头的准备起过元宵节来。

  赵穆却忽然亲来请沈恒,郎舅两个低声说了几句话后,沈恒便换了衣裳,随赵穆急匆匆出了门,到天黑了都没回来。

  季善本就一直悬着的心立时悬得更高了,不出意外,七皇子就这两日便要出京了,不会是恰巧真出了什么意外,或是遇上什么突发情况了吧?

  面上还得跟前些日子一样,不露出丝毫异样来的笑着安慰沈九林和路氏,“爹娘,看来相公应当要在外面吃了饭再回来,那我们先吃吧,省得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又笑道:“相公还说这几日都好生陪我们呢,可惜一忙起来,便身不由己,只能让槿哥儿代他爹,多陪爹娘了。”

  沈九林与路氏倒是都笑道:“我们都好好儿的,哪需要他陪,自然是他的正事要紧。善善你也别恼他啊,如今年纪轻轻的,当然该忙正事,等将来像我们这个年纪了,就有大把的时间彼此陪伴了,到时候你可别嫌他烦才好呢。”

  季善直笑,“我瞧爹娘这么多年都一样的恩爱,也没嫌彼此烦呀。”

  “那只是你没看见而已……”

  大家说说笑笑的吃了饭,却是刚吃完,沈恒便回来了。

  季善与路氏忙都问道:“相公,你吃饭了吗?”

  “恒儿,厨房还没熄火,要不给你现炒两个菜来?”

  沈恒笑着摆手,“我吃过了,娘和善善别管我了……你们也吃完了呢?那收拾一下,等会儿就早些睡吧。”

  一面已自奶娘手中接过槿哥儿,逗起来,“爹爹回来了,槿哥儿想没想爹爹啊?”

  少时等回了自家屋里,季善喂过槿哥儿,等他睡了,再让奶娘轻轻抱走后,方低声问起沈恒来,“妹夫找你什么事儿呢,一去就是大半日的,不会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吧?”

  沈恒见问,皱眉低道:“是有突发情况。说是八皇子今儿一早便进宫去求了皇上,说殿下身体不好,前几日都还在传太医,哪受得了去陕西的一路颠簸和苦寒?他做弟弟的也委实不忍心,所以希望皇上能同意他代殿下去这一趟,他定会查清榆林关私卖战马之事,不负皇上和殿下期望,不负社稷与百姓的。”

  “啊?”

  季善怔了一下,才忙道:“八皇子去掺和个什么劲儿,他肯定打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主意,偏还假仁假义的把话说得这么好听,分明就是口蜜腹剑嘛!”

  沈恒道:“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打着什么主意,殿下才会急召妹夫和我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肯定不怀好意,指不定还想趁机毁灭证据,粉饰太平,以便继续为祸社稷与百姓。所以殿下说他无论如何都不会退让,他必须亲去这一趟,可惜据宫里的消息,皇上虽没同意让八皇子前往,但明显已让八皇子给说动了,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

  季善也皱起了眉头,“殿下心怀大爱,是实实在在想为朝廷和百姓做点实事,八皇子却绝不可能有此觉悟,定是想把水弄得更浑,趁机浑水摸鱼,自己得利。皇上既坐得高看得远,总不能连这都看不明白吧?这也是他的江山,他总不能任明显居心叵测之人胡来吧?”

  沈恒苦笑,“那谁说得准呢,毕竟皇上不止是君,还是父,八皇子又一向是他最宠爱的儿子,他非要纵容,谁又能怎么样?如今且看彦长兄那边能不能尽快传些有用的消息回来吧。”

  季善不由叹气,“都是些什么事儿,一天天的让人不得安宁。罢了,我们现在说什么也没用,还是早些睡吧,指不定一觉醒来,就有转机了呢?明儿殿下多半也还要召你,不养足了精神,在殿下面前失态就不好了。”

  “嗯。”沈恒片刻才应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凡事都明儿再说吧。”

  夫妻两个遂梳洗一番,熄灯睡下了。

  翌日起来,七皇子倒是没再召见沈恒,但他依然没什么过节的心情。

  还是之后程夫人和程钦一家都来了,大家说说笑笑的,孩子们的欢笑声也此起彼伏,他心情方好了些。

  到得正月十六,一大早文武百官便进了宫去,等待新年的第一次大朝会。

  等所有人都三呼“万岁”,起身肃立后,八皇子果然第一个站了出来,自请由他代七皇子去这一趟陕西,“……儿臣愿为父皇分忧,愿为七皇兄分担,还请父皇和七皇兄成全。”

  七皇子自然不肯,跟着出列,陈述了一番自己的意见,“八皇弟向来体弱,不比为兄皮糙肉厚,受得颠簸苦寒,还是就让为兄去吧,八皇弟只留在京城,尽孝于皇祖母、父皇、母后膝下即可。”

  之后兄弟两个好一番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都不肯示弱退让。

  引得二人背后的定国公府和靖江侯府等几方也加入了唇枪舌战中,一度把金銮殿吵成了一锅粥。

  最后还是皇上一锤定音,让八皇子去这一趟陕西,又发了话‘退朝’,拂袖而去,才算是结束了殿里的纷乱。

  七皇子与定国公的脸色都是难看至极,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儿,都几乎要维持不住最后的体面。

  看得八皇子心下一阵痛快,本来仍有几分不想去这一趟,是靖江侯阜阳侯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皇贵妃也又哭又求,他才不得已同意了去这一趟的;这会儿瞧得七皇子明明已快要气死了,还要硬挤出笑容来的脸,那几分不愿意也霎时烟消云散了。

  靖江侯与阜阳侯也暗自痛快欣喜,可见皇上的心终究还是偏向八皇子的,不然岂会明明之前就口头答应了七皇子,方才七皇子与定国公也是那般寸步不让,皇上依然答应了八皇子的请求,任八皇子为钦差,去这一趟?

  不就是想栽培八皇子,让八皇子能趁机立个大功劳,好让文武百官都口服心腹,为将来造势吗?

  待出了宫,便分头忙活儿起来,务必要尽快送八皇子出京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天降夫君:总裁,我们躺下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pxpc16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